午夜幽灵车

作者:admin     发布于「短篇鬼故事」 - 紫苏’S_Blog

标签:
2019-05-09 14:54:02 分类:短篇鬼故事 阅读(12) 评论(0) 百度已收录
当前位置:紫苏’S_Blog > 短篇鬼故事 > 正文
饭叔

作者:admin

手机扫码查看

特别声明:文章多为网络转载,资源使用一般不提供任何帮助,特殊资源除外,如有侵权请联系!

 这是一个我亲身经历过的真实事件。
  如果您心脑血管脆弱请谨慎观看。
  吓死没命赔。
  故事的名字叫深夜拖运。
  推动世界发展的根本动力是需求,有了需求就会应运而生相应的产业来满足。在人们爱美的需求下,服装公司应运而生,在服装公司的需求下,我招聘进了公司做服装设计工作。设计服装属于是高级技工,公司单独给我安排了一间设施齐全的办公室,便于我加夜班。
  由于工作紧张压力又大,我平日里除了呆在办公室忙碌外,几乎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,要说还有什么能让我痴迷的东西,那就是酒。我很喜欢喝酒,特别是在夜晚的酒吧,紧张一天过后沉浸在酒精的麻醉感中,欣赏着身旁从不相识的陌生面孔的一举一动,真是件舒爽的事。我喜欢陌生的东西,陌生的事物陌生的人陌生的地方,他们充满了神秘气息,像破了壳的鸡蛋一样吸引着我这只苍蝇。但也有非常让我苦恼之处,我每喝必醉,醉哪睡哪,每次出门都要做好夜不归宿的准备,久而久之影响很不好,形象也要毁掉了,可我控制不了,这就是生活习惯,覆水难收习惯难改。如果让我选一种死法,答案是醉死。
  我就这么纠结的活着,直到她的出现。与她初次见面是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,我正在办公室加班,忽然门被温柔地敲响了。我揉揉惺忪睡眼起身打开门,一阵扑面冷风顿时使我清醒七分,门口亭亭立着一位美娘子,完美的身形配上还算标志带着略微羞涩的脸庞,让我麻木了几秒钟。
  我问道:“请问你找哪位?”
  她大方地说道:“这不是你的专用室么,我是总公司派来协助你的夜间助理,我叫李久久,以后还请多多指教。”
  久久,这名字我喜欢。我嬉笑着把她让进屋,心想,总公司办事效率就是高哇,我上周因为加班太辛苦给公司写了一份申请加薪的材料,没想到这么快就派来一个助手,还是女的。呵呵,这孤男寡女的,总感觉不会这么简单。
  久久的业务能力挺强,给我打下手免去了我很多麻烦。白天看不到她,每到我加班的夜里久久才会出现。我们彼此越来越熟络,除了公事也会聊许多其它话题,互相倾诉烦恼。
  我把我的生活以及烦恼告诉她,她听完后说道:“我知道一个提供托运服务的公司能解决你的烦恼。”
  于是,我按照她的说法找到了这家托运服务公司。公司规模很小,就是一间小平房,走进去有一条吧台,后面站着一个瘦小的黄脸男人,颓废的神情像得了严重的黄疸肝炎。
  我表明来意后,黄脸阴阴地笑着说道:“我们的团队可以为您解忧,只要和我们签订合约,无论你在这个城市的哪个角落,过了午夜12点,我们就立即把你送回到家里的床上,保证你能舒服地睡到天亮。每次托运收费35元,风雨无阻。”
  我对他的回答很满意。
  黄脸继续说道:“如果您信任我们,为了更好地服务到家,请将家门备用钥匙给我,当然我们是不会拿顾客一针一线的,合约到期退还钥匙。”
  我琢磨了一下,最后签了半年合约。
  有了这一纸合约,我更加放纵自己,在外醉酒的次数成倍递增。每次醉醒都发现是躺在家里的床上,这让我十分感激托运服务公司。与此同时,放纵也使我的身体迅速衰弱,经常疾病缠身,享乐越多痛苦也就越多,有种快步迈向鬼门关的直觉,但我深陷不良的生活方式中无法自持。我对他们的服务方式和手法也越来越有兴趣,在暗夜活动的托
运团队充满了神秘。我定了个计划,今晚不喝酒,去舞厅跳舞,等着12点过后托运团队来接我回家。
  这是一家靠近市郊的昏暗舞厅,舞池中各种妖艳的女子和兴奋的男子扭在一起,看不清谁是谁,只是被一具具欲望的躯体吸引着随节奏疯狂地摆动。猛然间,我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孔,是久久,真巧她也同时看见了我。我们走到一起,在这充斥着汗腺与荷尔蒙气味的场地中央,我和她抛弃羞涩依借着彼此之间的好感,紧紧相拥拼命摇摆。
  时间一晃就过了午夜,12点到了,我的心突然激动起来,专注着进入舞厅的每一个人,说不定进来的就是托运团队的人,甚至我想躲藏起来让他们找,一定很有趣。可始终都没有发生什么,也许我激动兴奋过了头竟然晕了过去。
  当再次醒来时,自己已经睡在家里了。我努力回忆昨晚的事,却搜索不到丝毫托运团队的影子。
  挑了个好天气,我买了些礼品来到托运公司,一则表示感谢,二则想询问几个内心的疑惑,比如说他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具体位置的。到了地方一瞧,大门紧锁,托运公司的招牌也不见了。我有些失望正欲离去,转身赫然发现院子角落里停着一辆十分陈旧几近报废的灵车,我顿感脊背发麻,才发觉这一带没住几户人家,的确有些阴森。
  此时,一位已近暮年满脸沧桑的老妇颤巍巍走来,见我愣在当场,她对我说道:“先生,你有什么事吗?”
  我连忙说:“请问这家托运公司的人去哪了?”
  老妇诧异地说道:“早就关门了,都好多年没人光顾了,瞧那辆车都好久没人开了。”老妇指指那辆灵车。
  我惊讶地问:“是托运死人的?”
  老妇说:“是啊,传说那车闹鬼闹得凶,没人敢开了。”
  我心头一颤,盯着灵车脑袋嗡嗡发怵,当回过神来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发现老妇不见了。我壮起胆子靠近灵车,透过灰蒙蒙的车窗往里看去,里头污浊不堪,到处是像血渍和呕吐物的污迹,微风一吹,阵阵腐臭霉灰扑鼻盖脸而来,让人窒息反胃。我不愿再看第二眼,赶紧撒腿离去。
  一连几天晚上我都呆在家里哪也不想去。可怎奈经不住酒瘾的折磨,这天晚上下班后,我又来到熟悉的酒吧,熟悉的座位,品尝着熟悉的酒,欣赏着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的言行举止。虽然心里计划要在12点前到家,可我自己都不相信能做到。
  沉浸在酒精的麻醉中,身体飘飘欲仙,时间过得飞快,麻醉感越来越浓,眼皮越来越重,我最终闭上了眼,不省人事。
  不知何时,雷声在耳边隐隐作响,高光亮的闪电隔着眼皮刺激我的视神经。猛地一击重雷把我彻底惊醒,雨水霹雳哗啦的落在铁皮上,四周一片漆黑,我躺在一个冰冷而坚硬的物体中,该物体正不停地摇晃,仿佛是一辆行驶中的车。没错就是车,我躺在车里了,我的第一反应是托运团队正在履行职责将我送回家,可扑面而来的腥臭气味让人感觉很不安。这股腐烂的腥味似曾相识。瞬间,一个恐怖的回忆闪过脑海,灵车。我高度怀疑我正躺在那辆灵车里。我惊恐地四下张望,在我的四周,在乌黑的角落,好像到处都躺着人,不,应该是尸体。借着偶尔从窄小的车窗闪进的路灯灯光,我数了一下,有3具尸体,其中一具和我并排,是一具女尸,没有头颅,断脖处似乎还在冒血。另两具尸身也是极其惨烈,面目全非。我心脏狂跳,血液像从高压水泵喷出直冲大脑,而大脑却一片空白不知所措,耳边只有雷声雨声和不时迎面驶来的车声。
  就这样手脚僵直地躺
了很久,车停了。咔嚓一下,门开了,我被抬上一张有轮子的床,盖上白布,有人推着我前进,床下的轮子锈得厉害刺耳地尖叫着。进了屋,雨声被阻挡在外面,这会儿能听见人的脚步声。那人还在推着我前进,速度不快。走了近2分钟,穿过一扇小窄的门才停下。房间内温度骤然上升,我仔细留意周边动静,确定房间里只有一个人。我找准时机,悄悄撩开白布,房间内停放了四具尸体,一个穿白长褂的女人正在往焚尸炉里送入尸体。我趁其不备,迅速躲在床底,摸起一块铁疙瘩放在手心。
  焚尸炉里发出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烧尸声。不一会儿女人打开炉子,麻利地清理出骨灰装好,然后朝我这里走来。突然她停住了,也许发现我的床空着,我不能再等,果断冲上去,那女子惊魂未定张着大嘴,说时迟那时快,她还没喊出声,我抡起铁块照准额头狠命一击,鲜血溅射到我脸上。女子当场晕厥倒地。杀红了眼的我这时才注意到倒在地上的女子是久久,只是发型变了。我又惊又恐,掐她的人中穴,已经没气了。啊,我杀人了。天呐,谁能告诉我该怎么办。
  我拼命控制自己冷静再冷静。或许是酒精仍然在起作用,很快我平静下来,慌慌张张地脱下久久的长白褂穿在自己身上。我的身体很瘦小所以穿着刚好。脱下她的衣服,发现久久竟没穿内衣,里面一丝不挂。一不做二不休,我抱起久久扔进了焚尸炉。我不会操作,关不上炉门,在高温下她光洁的皮肤瞬间碳化,我不忍直视,转移开目光。顿时房里充满了浓浓的烧焦人肉味,我呕吐不止,感觉胃都要吐出来。边吐我边撤出去,到了外面的走廊,我关紧门,猛吸几口冷气,舒服多了。
  走廊很黑,我摸索着前行,听见脚步声靠近我就屏住呼吸蜷缩于黑暗的角落,重归平静后再接着摸索前行。好在人不多,借助黑暗掩护我顺利到了大门口,天还在下大雨,我冲进雨中没命地奔跑。
  第二天我病倒了,在家休息。这时,门被敲响了,我勉力下床打开门,门外站着两名警察,我吓得浑身冰凉。
  警察严肃地说道:“这是你家吗?”
  我说:“是。”
  警察说:“家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
  我说:“没有,就我一人住。”
  警察说:“昨天银行巨款失窃,你涉嫌盗窃银行公款,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。”
  我莫名其妙地说:“搞错了吧,我已经半年没进过银行大门了。你们不能随便抓人啊,有证据吗?我还要工作呢。”
  警察说:“要证据是吧,来。”说完就夺门而入。
  我跟着他们来到书房,书房被我改成了小卧室,专门用来接待留宿的客人。警察二话不说一人一边把书房里的单人床抬起来,床底下赫然出现一个深不可测的洞口。
  警察说:“这个洞通往银行的藏金室。”
 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不明白家里怎么会有洞,一时语塞。
  我被带到审讯室,我辩解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并且如实把和托运公司签约的经过交代出来。最后我强调,托运公司有我家的钥匙,他们完全有可能趁我不在家时挖洞。
  警察说:“你所谓的托运公司根本查无此处,不要再编瞎话了,快如实交代犯罪事实。”
  我也急了,脱口而出:“我有人证。”
  警察逼问道:“是谁?&rdquo
;
  我说:“我们公司的夜间助理李久久,托运公司是她介绍给我的。”
  听我这么一说,警察转身离开了。我猛然间后悔说出李久久这个人,因为我把她杀了,如果警察顺着这条线调查,早晚会查出我是杀人凶手。
  半瓶酒功夫,警察返回来,满脸怒气对我说:“刚才我们调查了,你们公司,啊,从总公司到分公司压根就没有李久久这个人。”
  “啊!”我震惊得无话可说,竟然被她骗这么久。
  大致的情况我心里基本明了了。久久和托运公司是一伙的,他们真实身份是盗贼,打着托运公司的幌子接近我,目的是获得我家的钥匙,便于他们做手脚。然后利用我上班期间在我家挖洞。昨天他们大功告成,盗得银行巨款后,要将我灭口,于是想趁我醉得不省人事之际把我火化。不料那场雷雨天让我躲过一劫,还使久久死于非命。我把我的推理告诉警察,这种犹如戏剧性的小说情节警察很难相信,最后的结局是:我被判有期徒刑20年,剥夺政治权利3年。

分享到:
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:

作者:admin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紫苏’S_Blog
原文地址:《午夜幽灵车》 发布于2019-05-09

评论 抢沙发

9 + 2 =
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这绝对不是广告!

第一影视

第一影视专业打造影视第一站,全网更新最快维护及时,速度一流的影视站

点击观看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Q Q 登 录
微 博 登 录
切换登录

注册